• 网站导航
学院动态
通知公告
学术活动
观点导读
最新资讯
统计数据
统计机构
统计资源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 > 最新资讯 > 正文
人民币屡现异动 汇改或向纵深推进
[发布时间]:2012-11-07 [浏览次数]:

2012-11-07 01:33:33 来源: 证券时报网(深圳) 

2005年央行开启人民币汇改大幕,已注定“开弓没有回头箭”。在国际市场转向的前夜,人民币汇率制度或也迎来向纵深推进的良好契机。

分析人士称,人民币境内汇价近一段时间以来频频触及涨停,其原因除了市场活跃度明显提高、成交规模不断增大之外,结汇大单的扰动、境外热钱的觊觎等都不容忽视。而一旦未来国际美元掉头向上,热钱的大进大出势必对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定形成挑战。因此,进一步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区间、继续完善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等话题,正被业内专家学者日益重视。

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(微博)日前提出,岁末年初央行可考虑将人民币波幅由目前的1%扩大至2.5%2013年再扩大至5%,未来两年分别倍增至10%20%。做到这一步后,基本上就可以放开人民币资本项目管制并允许汇率完全自由浮动。

汇率,指的是不同货币之间交易时的兑换价格。2005年官方赋予定义的汇改开始后,人民币升值走向前台。自当时对美元8.2764至现在最高点的6.2372,人民币累计升幅已超过24%

去年9月末开始,人民币境内即期汇价一度频繁“跌停”,连续触及盘中0.5%波幅限制。到今年8月人民币汇价由跌转升,昨日为止已连续9次触及1%的涨停新规限制。统计发现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近1年来的升幅约为0.4%,期间波动总体平稳。而更多受到企业结售汇、机构掉期远期操作等因素影响的人民币即期汇价,却在该区间出现巨大波动,仅今年7月末至今的升幅已接近2.5%

在我国出口预期尚未明显向好、外商直接投资(FDI)延续负增长、国内生产总值(GDP)同比增幅回落的态势下,当前的升值难免显得有些“诡异”。

中信银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刘维明对此指出,将汇率区间放大或者从国际市场横向比较来看,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也很正常。去年的贬值与美元在国际市场大幅上涨、国内经济数据不理想以及货币政策预期趋于宽松有关。此外,近期的升值不仅没有背离经济基本面,而且较好地反映了市场机制的作用。

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,近期人民币大幅升值,与港元突然走高以及热钱流向之间,并不具备明显的对应关系。

独立财经观察员彭瑞馨认为,海外热钱或借道香港窥视中国内地市场,但“豪赌”香港及境内资产升值的风险很大。近期的人民币升值,也更多是受到企业居民集中结汇的影响。

数据显示,今年9月份我国外贸顺差276.69亿美元,创年内次高,但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存款7月便开始骤减,9月已变成负增长12亿美元。截至9月末,我国外汇存款余额为4138亿美元。

有望增大汇率灵活性

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,9月份人民币升势凌厉,既有企业居民的结汇因素,也存在央行的主动引导可能。这是否向增大汇率灵活性迈出的重大一步,需要保持密切观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央行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,要加快发展外汇市场,推动汇率风险管理工具创新,稳步拓宽人民币流出和回流渠道。

上世纪90年代,我国实行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市场汇率的“双轨制”,1994年起两者并轨,1996年实现经常项目下的完全可兑换。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,我国实质上实行了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政策。2002年美国网络泡沫破灭后,我国在2005年宣布实施汇改,转变为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。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该进程一度中断,直到20106月央行宣布重启汇改。

“港元的脆弱性近期展露无遗,也将成为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改的催化剂。”鲁政委对证券时报记者指出,香港虽然实行较为“稳定”的联系汇率制度,但其经济与货币政策并不一致,因此存在很大的局限性。在美联储承诺2015年之前都将维持低利率的这一宝贵时间窗口,我们一定要完成人民币汇改进程。否则人民币目前的汇率制度将可能拖累港元,并加剧港元的脆弱性,对香港楼市调控也非常不利。

鲁政委表示,从全球来看,新兴经济体当中从固定汇率有序退出至浮动汇率,并同时保持了经济平稳的,都是通过渐进扩大汇率波幅来完成这一过程的。应不断向市场主体传递一个信号:汇率风险不能再依赖货币当局,而要自己去管理。他说,只要经济主体都做好了避险安排,汇率波动对其实际业务的影响就会很小。他建议,在美元或维持区间震荡的这一阶段,岁末年初可考虑将人民币波幅扩大至2.5%2013年再扩大至5%,未来两年分别倍增至10%20%之后,基本上就可以完全放开了。

受访专家还认为,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多重离岸中心定价机制,某种程度上也有“倒逼”中国外汇市场开放的潜在能量。

不要高估汇改难度

进一步扩大人民币盘中波幅,并在于我有利的未来数年内完成汇改进程,已是大多数市场人士的共识。

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表示,当国内经济过热人民币出现升值时,我们不愿意它升得太多;到了人民币该贬值的时候,我们又不敢让它贬。这必然导致美元强,人民币有效汇率跟着走强,出口将受影响;美元弱,人民币有效汇率就弱,随之而来的出口增长又会导致经济过热。

鲁政委指出,汇率调整到现在,从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来看,仍未摆脱对美元的钉住状态。近期的人民币走势,已预示未来汇改将会深化。千万不要高估汇改的难度,未来两三年应是改革的最佳时机。

刘维明告诉记者,现在热钱正在快速集中涌入,炒作所谓的人民币升值和港元升值。但长期来说,整个市场还是看涨美元,这对于我国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会比较大。刘维明担忧,岁末年初的“尾部风险”很可能爆发,欧美局势一旦出现转变,美元仍然是全球避险资产,不排除热钱又会流出。这种大进大出必将造成港元和人民币的巨大波动,对我国金融体系资金流动会造成很大影响。

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(微博)认为,2005年汇改启动之后,我们已无法再走回头路,人民币汇率始终会迈向完全自由浮动。在这之前也应认识到我国经济真正需要的汇率制度是什么,并不断在技术和市场配置上去加以完善。

业内人士还建议,应进一步完善中间价形成机制,或者考虑延长我国外汇市场的交易时间。作为完善汇改的重要内容之一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应尽量减少官方色彩和更加市场化,借此来反映商业银行资金头寸、企业结售汇意愿、对国际市场的综合判断等。

 15年前认为资本项下改革可能对经济产生巨大威胁,那是可以理解的。但到了今天,我们完全可以找到真正的风险点及解决办法,坚决把汇改推向前进。”鲁政委指出。锦江国际集团财务公司副总裁侯儒波表示,推进人民币汇改的着力点,应是将当前的趋势性波动预期转变为完全的市场预期,进而为扩大波幅区间创造条件。他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,此前我们思考的是如何运用好外汇储备,但未来应更多考虑在汇率趋于均衡后,如何加强人民币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。